最新资讯
2016年 4月 28日
BoF:在Showroom里寻找上海时装周的创意珍宝
文章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Queennie Yang & Tianwei Zhang
原文链接: 阅读原文

中国上海——在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期间,意大利版《Vogue》 资深时装编辑、新锐设计师项目Vogue Talent 负责人Sara Maino没怎么看秀,她主要的日程就是参观各个Trade Show(展会)和Showroom(展厅),试图发现更多有趣的中国设计师。的确,新天地太平湖上搭起的白色帐篷中,模特依然穿行如织,然而这并非是此次上海时装周唯一的焦点。在“城中盛事”的主题下,从新天地到大同坊、从静安寺到西岸艺术中心,时装周的概念不再局限在T台之上,而是通过Showroom,为年轻的设计师们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与前两年相比,中国时装业内人士比起参加时装发布会,现在亦是更热衷讨论并参与Showroom跟Trade Show。官方日程上的发布会无论是品牌定位还是审美议题都更趋向于大众消费时尚,新意欠奉,罕有与当下的国际时尚日程比拟的新锐设计师供媒体及买手挖掘。反倒那些因为财力疏浅无法举行发布会,而藏匿于在上海时装周期间举办的各大Showroom,却以创意令人折服的设计师品牌,给行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BoF已经对中国近些年兴起的Showroom产业做出了详尽而紧密的报道。去年年初,我们便预测到了Showroom的中国式爆发。而在本次上海时装周期间,我们则邀请了DFO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丁乃云撰文,详谈在经过一年的蓬勃发展和沉淀后,为何中国的Showroom不能仅限于做展销会模式,而应该顺应市场需求,进行改革。

Showroom蓬勃发展的根源在于市场供需关系的活跃。一方面,中国消费习惯不断变化、零售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SKP、连卡佛(Lane Crawford)、10 Corso Como等百货及精品店率先引入中国设计师的产品,此举带动了传统零售业也将目光转向颇具潜力的中国设计师群体,也吸引了一众海外买手店前来一探究竟;另一方面,这十年来的留学热潮终见成效,一大批学业有成的创意才俊归国发展,为中国这座围城补充了新鲜创意血液的同时,Showroom也为他们提供了打开中国本土市场、寻求商业落地的最佳途径。

据上海时装周官方统计数据显示:4月8日至11日期间,Mode Shanghai在巨鹿路主会场和Ontimeshow的分会场吸引了超过10000人次的专业观众前来观展,其中40%是买家类专业观众。根据参展商的反馈,在4天的展会期间,几乎全部展商都获得了买家现场订单或比较明确订货意向。一些买家告诉BoF,传统上他们的订货季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就结束了,如今他们会为亚洲尤其是上海时装周留下一部分的预算,来发掘一些新兴设计师。

“在欧洲,你的视线会被许多大牌占据,亚洲设计师相对分散在各个大小不一的Showroom里,而在上海时装周上,年轻的亚洲设计师会更加集中,”Opening Ceremony的买手Carol Song表示。继成功举办“2016中国年”主题之后,她和同事Jesse Hudnutt都是再次来到这里,期待进一步发掘新鲜力量。除了Opening Ceremony之外,时装周组委会还进行了海外买手的定向邀请,包括巴黎L’Eclaireur的创始人Armand Hardida、H.Lorenzo的创始人Lorenzo Hadar、意大利买手协会会长Mario dell’Oglio等人都来到这里一探究竟。

已经举办了第三季的Mode Shanghai集结了25家展商,并逐渐有了清晰的定位及细分,有的展商专注于某一品类(如专注珠宝的I Say Showroom和专注手袋的Kate Zhou Showroom);有的展商则以国别为基准,为中国市场带来海外设计师的作品(如日本的Site of Incidence Showroom、韩国的101 Global以及英国的SoMi Showroom);更多如Tudoo、Project Crosscover等展商则专注带来中西独立设计师的作品。而Ontimeshow则以更大体量和更加丰富的选择见长。

Swarovski亚太区集体创作项目也首次携杨芳(by Fang)、何平(Pinghe)及张旭(Nicole Zhang)等三个中国设计师品牌加入了此次Mode Shanghai。“作为顶尖的设计师支持项目,参加Mode是希望给到设计师更多渠道方面的建设,并协助他们加强商业零售领域的拓展,”其负责人表示。

设计师Tommy Zhong和Jennifer Nelson| 摄影:Queennie Yang

许多刚刚从院校毕业、初出茅庐的年轻设计师也选择参加Showroom作为迈向市场的第一步。此次,Mode Shanghai中Water Stone Showroom呈现的设计师钟嘉琦(Tommy Zhong)就是一例。其同名品牌由他和设计师伙伴Jennifer Nelson共同创作。去年毕业于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的他此前曾跟随华裔设计师李阳(Yang Li)工作。而他们共同创立的品牌则致力于呈现东方内涵和审美与西方创意发生碰撞后产生的化学作用。像在其2016秋冬系列中,设计师在购得的宛如地毯般的提花面料上涂上了银色的涂料,赋予其全新的质感和画面。相较而言,其2016秋冬系列有着喜人的完成度,并很好地在设计师个人审美与商业实穿性上取得了平衡。Sara Maino对他的作品青睐有加。

负责Moto Guo传讯事宜的Shir Ng | 摄影:Queennie Yang

马来西亚华裔设计师Moto Guo是抱着了解大陆市场心态第一次来到Mode Shanghai的。在入围了今年LVMH Prize半决赛后,他们已经算是在国际上小有名气。其产品定价合理、设计中充满了巧思,而鲜艳的色彩和趣味的廓形更让人能够很快地留下深刻的印象。 名为“Pencil Pusher”的2016秋冬系列讲述了年轻上班族对于朝九晚五生活的反抗,设计师试图通过着装表达对上司和企业架构的不满。例如口袋中的突出的舌头,以及领带上的A-hole。虽然是男装,穿在女孩身上也别有一番风味。负责其传讯事宜的Shir Ng向BoF表示,包括Opening Ceremony和栋梁等买手店已向其下了意向订单。

World Is Your Oyster的设计师Calvin Chan & Joyce Kun | 摄影:Queennie Yang

同样,于2014年创立于香港的品牌The World Is Your Oyster在本季也是第一次参与到了上海时装周之中。品牌设计师Calvin Chan和Joyce Kun在Ontimeshow的展会现场告诉BoF,他们想来上海看一看情况,试探一下国内市场的水温。此前,连卡佛通过“创意集结号”项目将其产品带到内地之后,让他们有了一探中国大陆市场的好奇心。该品牌注重于新世代男性衣橱的打造,细节中藏匿着颇多巧思。其2016秋冬系列的主题来自Sex Pistol名曲“God Save The Queen”中的歌词“我们是垃圾桶中的鲜花(We are the flowers in the dustbin)”,完美捕捉了当代年轻人戏剧性的内心。

Min Wu和她的2016秋冬系列 | 摄影:Queennie Yang

将工作室设在伦敦的时装设计师吴愍(Min Wu)已是上海时装周的熟悉面孔。于2014年毕业于伦敦时装学院的她,如今她已经第四次参与上海时装周,并第三次在Ontimeshow展示的她作品。她设计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少女情怀中带有两分酷感。她对非传统服装面料有着独特的触角,并试图为少女服饰带来一丝科技感。像如今已成为其特色的3D打印耳环就是时尚于科技结合的极佳例证。这一季设计师所推出形似马卡龙的耳环灵感源自日本传统民间游戏剑玉。装饰在大球两端的小球其实有线相连,而线条平时隐藏在大球上的缝隙中,拆解后则成另外一个形状,一式两用。

Staffonly的设计师周师墨和温雅 | 摄影:Queennie Yang

同样参与到Ontimeshow展会的还有时装品牌Staffonly。该品牌由去年毕业于伦敦时装学院男装设计师专业的周师墨(Shimo Zhou)和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配饰设计专业的温雅(Une Yea)共同创立。设计师表示,将Staffonly设为品牌的名字,是希望品牌能扮演一个具有“认同感、反权威、好奇心 、探索欲的集合体”。作为他们推出的第二个系列,设计师们以BBC关于信息与能力的科学纪录片《Order & Disorder》为灵感源泉,将用于描述能量转换和运动时混乱程度的单位熵(Entropy)类比人类的青春期。“对青春期的赏味期限的一种集体缅怀,”设计师告诉BoF:“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季的主题是‘I wish I could keep you longer。’” 除了用色大胆、细节充满惊喜,Staffonly的剪裁十分适合亚洲人的身形,上身效果一流。此外,他们还负责了本次Ontimeshow员工制服的设计,也算归回了Staffonly(员工限定)概念的本源。

Shu Shu/Tong 2016系列于Tube Showroom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除了时装周官方举办的Showroom之外,Alter、时堂Showroom、DFO等城中Showroom也在这段时间展开订货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由Dia Communication举办第二季的Tube Showroom。这里聚集了多位风格鲜明、视角独特并获得国内外时装行业认同的设计师。譬如:曾入围LVMH Prize年轻设计大赛的李筱(Xiao Li)和陈序之(Xu Zhi),以及曾拿下Fashion Scout Ones To Watch的陈安琪(Angel Chen)等。

专程慕名前来登门拜访陈序之的各路人马络绎不绝。他的作品注重实用性,却用面料给消费者带来惊喜。设计师告诉BoF,有超过20%的预约买家选择了下单。而就在几天前,《纽约时报》对参与Tube Showroom的年轻品牌SHUSHU/TONG则做出了专门报道。雷留树和蒋雨彤这两位当年一起在《周末画报》实习的朋友,在一同于伦敦时装学院研读硕士专业期间创立了该品牌。如今,他们已凭借“成人化儿童”的浪漫风格虏获了诸多国际一流买手店的心。在伦敦位于Hay Market新开张的Dover Street Market 中,SHUSHU/TONG的设计就挂在Celine隔壁。 Tube Showroom的负责人徐英佳(Zemira Xu)表示,他们是本季综合表现最优秀的品牌。此外,Angel Chen、Xiao Li和王天墨墨的Museum of Friendship等设计师品牌也都达成了本季设定的销售目标。

Shu Shu/Tong 2016系列于Tube Showroom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然而,在中国的Showroom和设计师纷纷崛起的繁华背后,一些问题依然需要得到正视。首先,在此次的时装周上,还是有不少所谓的“设计师品牌”,或是打着“设计品牌”原创的旗号,而背后则是传统制衣企业的身影。所推出的款式要么惊人地过时,要么与一些国际大牌惊人地相似。其次,另一些真正的原创设计师则没有定了明确的风格,更没有摸清自己在市场中的位置,设计走向摇摆不定。不仅产品面料和工艺即便与中国同侪相比都有着一段差距,但价格却高得匪夷所思。最后,仍有少数设计师连基本功都没有准备好。既没有固定的款式清单(Linesheet),也没有成熟的定价、生产与交付意识,空有满腔热血。这无疑为设计师在与买手、媒体打交道的过程中,设置了相当的障碍,也为他们未来的发展徒增烦恼。

另外一方面,一些Showroom的组织者和设计师分别缺乏着对参展者及展示作品“编辑策划”的意识。有些设计师觉得“多多益善”,于是就不加选择、毫无逻辑地将所有东西一股脑地堆上龙门架。乱花渐欲迷人眼,潜在买家很难对这么一堆大杂烩产生兴趣,而组织者也难以找到角度对需求有所不同的买手做出相应的推荐及介绍。此外,Sara Maino还提出,中国设计师想要走出国门,就必须了解不同市场及地区的差异(譬如尺码、色彩、款式),而非原封不动地将同样的东西贩售给不同的人。

“从目前运作较为成功的Showroom来说,国外设计师品牌占有更大的份额。一方面由于国外品牌发展相对成熟,更善于与Showroom合作。另一方面,从一个独立设计师成长为创业品牌依然是个艰难过程,少有品牌能够达到一个安全的规模临界线从而进入稳步增长期,”时尚观察者周靖蛟(Shelly Zhou)在上海时装周官方专栏中这样说道:“对Showroom而言,品牌的成熟度是他们需要筛选的。一个老生常谈的例子是新晋设计师如何保持连贯一致的美学DNA,所以买家都会在合作之前对设计师进行持续几季的观察。另一个多次被提及的是定价策略,以市场为导向的定价策略,或者高端市场与大众市场都能顾及(Approachability to Tiers)的策略才是明智的。”

“我看到的许多作品还比较稚嫩,像是学生的习作,”Armand Hardida在上海时装周-海尚国际论坛上如是说道。他的评价颇为苛刻,却揭露了一个难以忽视的现实。根据帕累托法则,百分之二十能够展露头角的设计师背后,有百分之八十的设计师还在苦苦挣扎,或是“死去”。因此,若设计师们无法迅速学会如何专注产品和概念的研发、兼顾市场需求与反馈,并习得商场中的各项技能,稚嫩的标签或终将成为死亡的印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