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季MODE 见证Showroom进化

11/23/2018

10月11日至14日,第八季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登陆上海世贸商城,来自25个国家的488个品牌参展,四天展期内参与总人数达到9925人,其中专业买手和代理商占到观展观众的48%。

2015年是上海时装周成长路上的关键节点,那一年上海时装周组委会成立了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由此完善了时装周的商贸功能,形成了时装发布与商贸展会并行的格局。这四年来,买手制的时尚商业模式在中国市场也经历了从燥热转向冷静的过程,大浪淘沙后,无数盲目追赶热潮的Showroom和买手店最终被市场淘汰。MODE主办方表示,经过四年实践,现在展会挑选参展的都是在商业与设计上已经成熟Showroom与品牌。

Showroom赚不了快钱

主打日本品牌的K Point成立于2014年,是最早踏入这一产业的Showroom之一,其主理人周卉卉回忆道,那时国内几乎没有买手店,大家都在谈论Showroom和买手店究竟是什么。同时那也是中国新锐设计师品牌起步的时候,不少品牌根本找不到可以卖货的地方。

K Point如今已经做到第十季,发展出了拥有近20个服饰、香氛香薰和化妆品品牌的生活方式类Showroom。过去K Point一直独立举办订货会,直到今年10月,才决定首次加入MODE。

“早期比较好的买手店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风格和规模,在这四年当中有很多店倒了,也有很多新的店出来,还有很多店转型,我们想趁这个机会跟进行业的最新动态,了解中国集成店、买手店新的方向和变化。”周卉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选择加入MODE而不是同期举办的Ontimeshow或时堂,周卉卉表示是因为MODE的客户范围更广,在这里可以接触到以前没接触过的群体,“四天下来,也确实接触到一些内陆或三四线城市的买手店,或是代理商转型的买手店。”

与行业刚起步时的情形不同,现在市场上的买手店明显增多,主流的代理商、零售商,甚至百货公司也开始尝试买手店模式,周卉卉认为现在的买手制市场无论渠道、市场份额还是入场的品牌都更多了。

作为行业老兵,周卉卉坦言,做Showroom要做好不赚钱的打算,过去两年许多Showroom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在短暂的订货会后又消失,就是因为他们对于行业出现了错误的认知,误以为做Showroom可以赚快钱。她回忆道:“在做自己的Showroom之前,我去各大时装周把所有Showroom都跑了一遍,想看看大家的模式,然后又把当时中国有代表性的买手店都跑了一遍。”最终,K Point发展出了订货、物流、配货全包的一体化服务模式,帮助不熟悉中国市场模式的日本品牌顺利落地。

“做Showroom需要专业和持续,中国现在的组合买手店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行业还在发展中,有很多变动。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花时间培养、维护,想赚快钱就没有能力去培养和持续。”周卉卉表示。

新玩家持续入场

Showroom产业仍在吸引新人入场,尤其是传统商家,纷纷尝试开拓买手店这一新的零售渠道。

来自上海的TengPu Showroom主业是珠宝品牌代理,因为参加本季MODE,特意从代理的5个珠宝品牌中挑选了3个,以Showroom的形式亮相。总经理汤玮表示,本次参展收获了很多意向客户,下一季打算继续参加,“通过MODE可以接触到国内顶尖买手,在买手店这个领域尝试更多分销的可能。买手店也正好是时尚人群最集中的地方,销售之外,我们也希望做更多市场教育。”

来自上海的中华老字号天宝龙凤则希望在传承老字号的基础上,通过引入原创珠宝设计尝试重塑和转型。据了解,天宝龙凤在江浙沪有30多家门店,以传统珠宝零售为主。本次参展MODE,天宝龙凤与4位设计师推出联名原创珠宝,吸引了30余位意向客户。负责人章元嘉表示:“这些原创珠宝既有海派文化元素,也有以中国书法、剪纸为灵感的设计,都和中华老字号的概念有所契合。通过MODE这个窗口,天宝龙凤释放了转型的全新信号。这也是我们首次尝试买手店这个渠道。”

产业转型升级

在竞争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最早一批成立的Showroom也在尝试转型升级,由此带动产业进化。

FASHION ZISHI SHOWROOM(以下简称FZS)从第一届MODE开始参展,在MODE发展壮大的过程中,FZS自身也在不断升级。首次参展时,FZS以国内设计师代理为主,参展品牌只有15个。而现在,其签约的国内外设计师已达到1200多个,代理品类也从服装拓展至箱包、首饰、鞋帽、配件等,并于今年新增生活、家居、文创用品。“久而久之发现常年合作的大买手需要一系列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是衣食住行用都一站式完成,这算是今年的一个转型。”FZS主理人Keeve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现在Showroom太多,不转型已经不行了,资源大家都有,所以我们现在的转型方向主要是提供更好的服务。”据Keeven介绍,其最早只做设计师代理,现在则一并负责后期的运营、销售等,这也就意味着Showroom这一原本面向B端的模式,也要跨界C端,“设计师每年接受完买手的订单后,往往有一定的剩余量,面向C端就提供了这部分的销售渠道。同时我们会把销售数据反馈给设计师,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产品在什么折扣内、在哪些区域是好卖的,这样对于设计师的下一季开发有很大帮助。”

接下来FZS将着眼西南市场,“华东已经太饱和了,而西南相对需求量大,但服务跟不上。贵阳、昆明会是我们明年重点开发的城市。”Keeven表示。

来自贵阳的买手Nichol Zhang认同Keeven对于西南市场的判断,“我身边许多80后发现设计师品牌更适合自己,他们的消费能力很惊人,1500元一件的T恤完全没问题,单品服装7000元以下都能接受。”

目前FZS在西南地区的规划包括建设3万平方米的赋能中心、5幢楼规模的设计师孵化基地,以及在贵阳梵华里与Nichol合作开设1500平方米的集合店等。(编辑 董明洁 许望)